欢迎访问性交动图2页

 

线路一
 
线路二
 
 
线路三
 
 
线路四

 

 

嘲骂中,你成长了不是?你认为如果是在三年之前,你能拥有现在这般的隐忍力与心智吗?”不置可否的笑了笑,老者淡淡道。眉头一皱,萧炎心情也是逐渐的平复了下来,在暴怒完毕之后,欣喜随之而来,既然知道了斗之气的消失之谜,那么现在,他的天赋,定然也是已经归来!只要一想起终于有机会脱去废物的头衔,萧炎的身体,此刻几乎犹如重生般的舒畅了起来,面前那可恶的老头,看起来,也并不太过讨厌了。有些东西,只有当失去了,才知道它的珍贵!失而复得,会让人更加珍惜!轻轻舒展了一下手腕,萧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,仰头道:“虽然不知道你究竟是谁,不过我想问句,你以后还想依附在戒指中吸取我的斗之气?如果是那样的话,我劝你还是另外去找宿主吧,我养不起你。”“嘿嘿,别人可没有你这般强横的灵魂感知力。”老者摸着一锊胡须笑了笑:“既然我自己选择了现身,那么以后在未得到你的许可之前,自然不会再吸收你的斗之气。”萧炎翻了翻白眼,冷笑不语,他已打定主意,不管这老东西如何花言巧语,也不会再让他跟在自己身边。“小娃娃,想变强吗?想受到别人的尊崇吗?”虽然心头已经将老者划为了不沾惹的一方,不过在这番话中,萧炎的心脏,还是忍不住的跳了跳。“现在我已经知晓了斗之气消失的缘故,以我的天赋,变强还需要你么?”缓缓的吸了一口气,萧炎淡淡的道,他心中知道,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,莫名其妙接受一位神秘人的恩惠,可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。“小娃娃,你的天赋固然很好,但你得知道,你现在已经十五岁了,而你的斗之气,却才第三段,我似乎听过,你明年就该进行成年仪式了吧?你认为,你能在短短一年之内,光靠勤奋修炼便刻之后,萧炎那张小脸骤然阴沉了下来,森寒的字眼,从牙齿间,艰难的蹦了出来:“我体内莫名其妙消失的斗之气,是你搞的鬼?”“嘿嘿,我也是被逼无奈啊,小娃娃可别怪啊。”“我草你妈!”一向自诩沉稳冷静的萧炎,此刻忽然宛如疯子般的暴跳起来,小脸布满狰狞,也不管这是母亲留给自己的遗物,不假思索的利马扯下手指上的戒指,然后将之奋力对着陡峭之下,掷甩了出去…戒指刚刚离手,萧炎心头猛的一清,急忙伸手欲抓,可离手的戒指,已经径直掉下了悬崖…愣愣的望着那消失在雾气中的戒指,萧炎愕然了好片刻,小脸缓缓的平静了下来,懊恼的拍了拍额头:“蠢货,太莽撞了,太莽撞了!”刚刚知晓自己三年来受辱的罪魁祸首竟然便是一直佩戴的戒指,这也难怪萧炎会失控成这模样。在悬崖边坐了好片刻,萧炎这才无奈的摇了摇头,爬起身来,转过身,眼瞳猛的一瞪,手指惊颤的指着面前的东西…在萧炎的面前,此时正悬浮着一颗漆黑的古朴戒指,最让萧炎震惊的,还是戒指的上空处,正飘荡着一道透明苍老人影…“嘿嘿,小娃娃,用不着这么暴怒吧?不就是吸收了你三年的斗之气嘛。”透明的老者,笑眯眯的盯着目瞪口呆的萧炎,开口道。嘴角一阵抽搐,萧炎的声音中,压抑着怒气:“老家伙,既然你躲在戒指之中,那么也应该知道因为你吸收了我的斗之气,给我带来了多少嘲骂吧?”“可在这三年的笑声。“你是谁?为什么在我的戒指之中?你想干什么?”略微沉默之后,萧炎口齿清晰的询问出了关键问题。“我是谁你就先别管了,反正不会害你便是,唉,这么多年,终于碰见个灵魂强度过关的人了,真是幸运,嘿嘿,不过还是得先谢谢小娃娃这三年的供奉啊,要不然,我恐怕还得继续沉睡。”“供奉?”疑惑的眨了眨眼睛,片即将出门的霎那,少女轻灵的嗓音,带着淡淡的冷漠,忽然的响了起来。三人脚步猛的一顿,微变的目光,投向了角落中,那轻轻翻动着书籍的紫裙少女身上。阳光从门窗缝隙中投射而进,刚好将少女包裹其中,远远看去,宛如在俗世中盛开的紫色莲花,清净优美,不惹尘埃…似是察觉到三人的目光射来,少女从古朴的书页中抬起了精美的小脸,那双宛如秋水的美眸,忽然的涌出一袅细小的金色火焰…望着少女眸中的细小金色火焰,葛叶身体猛的一颤,惊恐的神色顷刻间覆盖了那苍老的面孔,干枯的手掌仓皇的抓着正疑惑的纳兰嫣然以及那名青年,然后逃命般的窜出了大厅之中…第八章神秘的老者(本章免费)表情淡漠的离开大厅,有些神不守舍的萧炎按照平日的习惯,慢慢的攀上了家族的后山,坐在山壁之上,平静的望着对面笼罩在雾气之中的险峻山峦,那里,是加玛帝国闻名的魔兽山脉。“呵呵,实力呐…这个世界,没有实力,连一坨狗屎都不如,至少,狗屎还没人敢去踩!”肩膀轻轻的耸动,少年那低沉的自嘲笑声,带着悲愤,在山顶上缓缓的徘徊。十指插进一头黑发之中,萧炎牙齿紧紧的咬着嘴唇,任由那淡淡的血腥在嘴角散开,虽然在大厅中他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妥的情绪,可纳兰嫣然的那一句句话,却是犹如刀割在心头一般,让得萧炎浑身颤粟…“今日的侮辱,我不想再受第二次!”摊开那有着一道血痕的左手,萧炎的声音,嘶哑却坚定。“嘿嘿,小娃娃,看来你需要帮助啊?”就在萧炎心中刻下誓言之时,一道苍老的怪笑声,忽然的传进了耳朵。小脸一变,萧炎豁然转身,鹰般锐利的目光在身后一阵扫视,可却未曾发现半个人影…“嘿嘿,别找了,在你手指上呢。”就在萧炎以为只是错觉之时,那怪笑声,再次毫无边际的传出。眼瞳一缩,萧炎的目光,陡然停在了右手之上…的黑色古朴戒指。“是你在说话?”萧炎强忍住心头的惊恐,努力让自己声音平静下来。“小娃娃定力还不错,竟然没被吓得跳下去。”戒指之中,响起戏谑的道逐渐消失的背影,手中的那纸契约,忽然的变得重如千斤…“三位,既然你们的目的已经达到,那便请回吧。”望着离开的少年,萧战脸庞淡漠,掩藏在衣袖中的拳头,却是捏得手指泛白。“萧叔叔,今日之事,嫣然向您道歉了,日后若是有空,请到纳兰家做客!”恭身对着脸色漠然的萧战行了一礼,纳兰嫣然也不想多留,起身对着大厅之外行去,后面,葛叶与那名英俊的青年急忙跟上。“聚气散也带走!”手掌一挥,桌上的玉匣子,便是被萧战冷冷的甩飞了出去。葛叶手掌向后一探,稳稳的抓住匣子,苦笑了一声,将之收进了戒指内。“纳兰家的小姐,希望你日后不会为今日的大小姐举动而感到后悔,再有,不要以为有云岚宗撑腰便可横行无忌,斗气大陆很大很大,比云韵强横的人,也并不少…”在纳兰嫣然三人

 

Copyright·2011-2016 性交动图2页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·性交动图2页 

友情链接: 丈母娘来了百度云 亚州狠狠 惨遭强奸破处的动态图 首页干日日本人妻av 黑丝高跟鞋单男 很橹橹在线